武术人 - 精品武术文化网站

武术人-精品武术文化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图文资料 >

螳螂大师郝宾先生的拳剑枪

时间:2009-07-04 09:17来源:未知 作者:李德玉口述 张庆云撰 点击:
造化随缘,我跟郝宾先生相识得非常偶然1979年春天,沈阳市传统武术比赛在铁西区体育馆举行,当时我是大会裁判长。比赛第一天早上,门口有人争吵,我过去一看,见一伙人想进来观看,又不甘心买票入场,其中一个瘦老头就跟我讲:俺姓郝,山东来的,俺喜欢了一
造化随缘,我跟郝宾先生相识得非常偶然——1979年春天,沈阳市传统武术比赛在铁西区体育馆举行,当时我是大会裁判长。比赛第一天早上,门口有人争吵,我过去一看,见一伙人想进来观看,又不甘心买票入场,其中一个瘦老头就跟我讲:“俺姓郝,山东来的,俺喜欢了一辈子武术,到沈阳看看武术表演怎么还要钱呢?天下武林不是一家么?”我当时见他手腕虽细,小臂却十分粗壮,不像常人,心里一动,就让门卫放行,并把这老爷子让到主席台,在我老师王庆斋身边坐下。王师也是山东人,善长七星螳螂和青萍剑,见来了同乡,自然亲热地聊起来。这一“盘道”,王师下来告诉我:“这可是个明师,明白的明哦,你可不要当面错过。”原来这老爷子叫郝宾,又名郝斌,字善卿,山东牟平县初家镇庙后村人,自幼随父亲郝恒禄习练家传螳螂拳,“郝家拳法”在螳螂拳界赫赫有名,颇具独到之处,郝宾先生是“郝家拳法”集大成者,尤精螳螂摘要和达摩剑法,曾担任过牟平县国术馆馆长。
比赛进行了三天,郝先生天天来看。最后一天,我邀请他下场表演,郝先生就让自己的儿子郝维志下场表演了达摩剑法。看到这趟剑法朴实无华,刚柔相济,灵活多变,结构严谨,果然不同凡响,我就跟郝先生攀谈,了解到他近年来在全国巡回授艺,这次来沈就是应邀教拳,地点在铁西区工人露天俱乐部。第二天,我赶去看郝先生教拳。过去武术界有讲究,教拳的时候不喜欢闲人旁观,我就蹲在100米外远远地望。没想到郝先生眼尖瞧到了,让人把我喊过来,说:“这不是德玉么,干嘛大老远蹲着,喜欢就过来一块练吧。”就这样,我也加入了学习者的行列。
要说郝先生在沈阳教拳的缘由,就不能不提两个人,一个是螳螂前辈祝老先生,一个就是我后来的师弟孙溪勇。祝老先生名伟堂,字德森,过去曾是张宗昌帐下一员猛将,少将军衔,跟郝恒禄同僚,一个内勤一个外勤,交情颇厚。一次郝恒禄与人比武失手,大枪把对方肚子豁开了,结果对方的同门找来寻仇,祝先生就带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去给郝恒禄助阵。幸亏郝恒禄机灵乖巧,跟对方为首一老者动手时,趁对方发力,就势摔出,在地上一滚就拜倒认师,才把一场危机化解了。
大约1975年吧,祝老先生开始在沈阳劳动公园教螳螂拳,祝善技击,好动手,但对套路研究不多,只会一、二段摘要和一趟指路,还记不完整。时间长了,一些弟子就提出来要多学些套路,祝先生无奈,只好说:“那俺给你们介绍个把式篓子来吧。”于是就提起故人之子郝宾。当时郝先生正在原籍被管制,不能外出,大家就委托跟郝先生同乡的孙溪勇回老家去找郝先生学拳,回来再转教大家。孙溪勇到了牟平费了不少周折才见到郝先生,当时郝先生一个人被安排在山上养鸡,难得见到外人,见有人远道来求学,当然高兴,就要什么给什么。第一次,孙希勇就带回了梅花路、达摩剑和一段六合棍。第二次去,郝先生又换个地方被安排打洋铁壶了······直到被解除管制,郝先生这才出来到各地教拳。
郝先生跟王庆斋同龄,都是1906年出生,属马的,但当时已70多岁的人了打起拳来身法又快又活,发力又脆又整,一招一式腾腾作响,看了真是一种享受。据郝先生讲,“郝家拳法”叫做太极梅花螳螂拳,“太极者,圆也”,讲究弧线运动、阴阳转换;称梅花,则是因为出手成撮,每一组动作都是五下组合;叫螳螂拳,不是学螳螂之形,而是取螳螂之意,讲“手上不能空,回手得有东西,不然几个手指头不是白长啦”,另外,螳螂是小虫,走到哪儿哪儿就是家,所以有“螳螂不回门”之说。过去一个拳趟子很长,打出挺远,现在的螳螂拳为了表演才改成在原地来回练了;“郝家拳法”讲究内养,属内家拳,有专门的内功练法,前、后“八大势”都讲究呼吸和内意,作为每趟拳起式的“为行手”,也需要随着双手的托起深深吸气,再随着双手下落缓缓沉气,纳入丹田,称做“装气”,同时舌顶上腭,虚领顶劲,沉肩坠肘,涵胸拔背,吊裆松胯,十趾抓地,整个身体巍巍然如青松挺拔、泰山屹立。
郝先生教拳讲究劲路,强调单操,说“练功夫其实很简单,就是千百次单调而又枯燥的反复练习,没有更多窍门和捷径。”当年“郝家拳坊”是烟台八大拳坊之一,常年主持拳坊的四叔郝恒信,兼善猴拳,就经常穿一双10多斤的鞋练功,人称“四彪子”。拳坊有很多练功古法,比如练“鸳鸯脚”,是并排吊起两个棉球,只踢一个,另一个不许动才行,踢起的那个要直着向上弹起,不能向后飞出,这样劲路才是对的。示范时,郝先生踢的是树叶,一脚过去只踢中一叶,别的树叶果然不动。再有练“卧帮”,讲究的是放送之劲,方法是把两个大杆子平行架起来,上面吊着几百斤的牛皮口袋,一个“帮手”过去,袋子滑出越远越好,袋子要是在近处晃荡,那劲路便错了。对练则是地面铺上谷草,一人引手,一人施技,称为“喂手”,由慢到快,后期则是“抢手”,就是冷不防打你,你得立刻反应过来,还得技法正确,功夫才算小成。我曾经问过郝先生这辈子真正打过人么,郝先生仔细想了想,才说:“只有一次,但也没别的体会,就是个手快。”教拳同时,郝先生也常讲手,经常讲的就是掌手雷、霸王摘盔、仙人搓嘴巴等几个动作,过手强调要清楚,要带尺寸,比如“封”字诀,就要求掌立臂竖,中规中矩,不能随便扬手一招乱了章法,而这“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就来自于常年磨练。
“郝家拳法”最著名的就是创自郝恒禄的39式达摩剑了。郝恒禄行二,是郝家五虎中功夫最强者,人称“二老道”。他根据螳螂拳特点,吸取众家剑法之长,编创的这趟剑法,非常注重技击性,剑身比普通的剑长出一大截长,也重不少,很多动作都是靠双手握剑完成的,后世流传的螳螂双手剑,就是脱胎于这趟达摩剑法。到了郝宾先生手里,这趟剑练得出神入化,人剑合一。套路快收式时有一个动作是身体一缩,长剑在怀中转一平圆,郝先生作则快速、潇洒、自然,我们则不是碰到自己就是划不成平圆,动作始终不十分过关。郝先生非常注重步伐练习,说“步法不对,身法就错,身法一错,样样都错”,你练剑他可以不看,听脚步声就知道你练得对不对。比如说,剑法中的“石牛摩角”一式,脚下要走出像牲口刨槽的动静来,身上的劲路才正确。郝先生与人比剑往往一上手就点中对方虎口,对方撒手弃械,虎口只留下一个红点并不受伤。日伪时期,有个日本人看上了郝先生的剑法,出重金欲学,郝先生怎肯教日本人,又不想惹麻烦,就离家出走去了青岛,在青岛传了一批弟子。
世人都道郝家剑法出名,其实郝家一直视为家珍的是一套枪法,叫做太乙枪,从不外传。据讲清末时期,山东出过一个“于七造反”的事情,当时郝家先人跟于七是同门师兄弟,于七想借助师兄武功加强实力,就邀请师兄一同造反,郝家先人看出于七难成大事,就百般推托,最后约定以比武定去留。结果郝家先人用一式“迎门解带”枪法,挑开了于七前襟一串纽襻,于七遂不再勉强。师弟孙溪勇回老家后,父亲对他讲了这段历史,告诉他要学就学郝家枪法。后来孙溪勇跟郝先生提出要求,郝先生只是笑,不说话,求了好几次,郝先生才答应传授,孙溪勇也许就是外人得郝家枪法的第一人吧。郝先生练枪特别注重眼法,要在房中四角吊挂铜钱,人站在当中,不扎前面的,而是猛然回身扎身后的铜钱眼,要求意到、眼到、手到、枪到,枪枪中的。太乙枪讲“托、带、封、刺”四字诀,贯穿于每一枪式当中,交手时只要枪械相交的声音一响,胜负就已分出了,这就是“千金难买一响,枪扎滚豆之力”的说法。练达摩剑讲回身扎木桩上原点,扎桌子上黄豆,其实就是借鉴的练枪之法。
1979年春季,郝先生在沈一共不到两个月时间,传授的是他最善长的达摩剑和一段摘要。我到郝先生这里之前,先后经了李振明、王庆斋两位师父,有了二十六年的习武经历,获得过多次省市比赛冠军,由于基础扎实,跟郝先生学拳就上路很快。郝先生非常高兴,当众说:“你们看看人家德玉练的,够劲!”郝先生临离开沈阳前,宣布这次来沈,承认有5人为正式徒弟,其中就有我一个。从师时间这么短,却能得到郝先生如此青睐,我心里也异常惊喜,从此改口,郝先生便成了我第三个师父。郝先生跟大家讲:“德玉社会面宽,你们要通过德玉多跟外界联系,不要固步自封。以后德玉想学什么,你们要串给他,师兄弟团结才能把螳螂拳发扬光大。”那以后,孙溪勇师弟多次专程到我家,把后五段摘要串给了我。郝先生走后,隔上一两年就会再来一次,给大家指点。直到1984年,郝先生去世了。在给郝先生立碑时,我参加了,曲滋君等众师兄弟推我捧像、揭幕、第一个上前祭拜。
多年来,郝先生走南闯北,在牟平、烟台、青岛、哈尔滨、朝阳、大连、沈阳和广州等地广泛传播螳螂拳,弟子众多,仅沈阳的主要传人就还有孙德龙、孙德尧、孙德孝、汪宜臣、王聚胜、郝明利、于永顺、王学敏、姜道泉、郑兴书、孙溪勇、孙立来、傅泽东、王忠利、张铁生、王仁华、陈文革等人,每年的春节,大家还聚在一起,谈论“郝家拳法”,缅怀我们的恩师。
(《精武》2006第三期)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广告赞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栏目列表
广告赞助
推荐内容
凡客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