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人 - 精品武术文化网站

武术人-精品武术文化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图文资料 >

山东第一枪李昆山

时间:2009-07-04 09:1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徐 纪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当全国国术考试在南京举行时,以一条大枪闯关,保持不败纪录,勇夺长兵组冠军的山东名枪李昆山。宁进玉,是山东省莱阳县沽汇乡人。十二岁起,就在家中跟随他的伯父,也是有名的武术家李铭阁。学习家传的长拳门的拳术,以及刀、
徐 纪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当全国国术考试在南京举行时,以一条大枪闯关,保持不败纪录,勇夺长兵组冠军的山东名枪——李昆山。宁进玉,是山东省莱阳县沽汇乡人。十二岁起,就在家中跟随他的伯父,也是有名的武术家——李铭阁。学习家传的长拳门的拳术,以及刀、枪、剑、棍、钩、鞭等兵器。是他伯父最钟爱的侄儿,也是其最得意的一个学生。
  这样在家苦练到二十岁时,拳脚兵器都已有了相当的基础。恰巧此时螳螂门的有名高手一姜化龙,从烟台回来,准备在家乡设馆。因为姜化龙与李昆山的伯父李铭阁是结拜兄弟,在拳术界也有“打得猛、姜化龙;打得泼、李铭阁”的美谚。所以李铭阁于民国二年,五十五岁去世后,李昆山就准备向姜化龙学习发源于胶东一带的螳螂拳。
  当时,姜化龙已经六十一岁了,身体虽仍健壮,但却比较矮小。和善的面貌,粗短的脖子,在年轻力壮的李昆山眼中,实在看不出这老头儿有什么能耐,不过所幸李昆山对这位莱阳县黄金沟人氏的乡先辈早已闻名,再说又是自己伯父的把兄弟,所以虽然心里不大信服,总算还没闹出笑话来。
  后来看了姜化龙打拳练功之后,李昆山才真正佩服得五体投地,终于开始正式拜姜化龙为师学艺,研练螳螂门的拳术。
  李昆山跟随姜化龙朝夕不离左右地学了六年,最终得到螳螂门拳术的真传。
  李昆山是从“摘要”学起的,一共有六段,全套大约有三百六十多式,是螳螂拳中最长的一套。然后,就学“八肘”。“八肘”一共是二套,大约一百八十多式,专门讲究贴身短打的功夫。此外。则学了“蹦步”、“乱接”、“梅花路”等拳术和“六合棍”、“八卦拦门刀”等兵器,以及“八段锦”、“三回九转排打功”、“六底仙十二动功”等内功。
  李昆山曾经一度远游东北,在大连、锦州一带,设帐课徒。民国十九年,李荣梓当黄县县长时,李昆山曾当过警察队长,在黄县住了一年。后来县长他调。便离开了。在黄县时,李昆山很欣慰的,便是曾经瞻仰过六合螳螂高手,也是黄县的首富,有“丁百万”之号的丁子成的风采。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机缘拜见姜化龙赞不绝口的早年的得意学生“黄县曹作侯”。
  民国二十年,李昆山到由李景林所创办于济南的山东省国术馆任教,当时的馆长是练八卦掌的韩剑秋。不到两个月,泰安来了个大枪名家——王肖云,带了几个学生。到馆中来表演,而且提出挑战。当时馆中教师,震于王肖云的枪法,竟无一人出来应战。李昆山初到,连馆里的人都还认不太清楚呢。一种陌生,和不好意思的心理,使他虽然不服气极了。但终于未便毛遂自荐出场。后来这个消息却惹恼了当时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渠,便下令封馆。直到一年多以后,才又由都窦来庚将馆务恢复。
  民国二十二年春天,李昆山与同志之士筹组莱阳县国术馆,设址于莱阳城内北当铺,就是前述“丁百万”黄县丁氏所开,在莱阳有南北两当铺。惟当时皆已歇业,国术馆即利用其房地开设。同时。并与王玉山、刘竹园(殁于高雄,也是螳螂名手)、宋举龙(刘竹园的学生)等四人,再赴济南,参加山东省的国术考试。当时与赛的有四百多人,分成拳术、摔角、短兵、长兵等四组。
  李昆山在长兵组中。力争上游。但当打到优等人围时,即遇到了一位手枪旅的事务长冯子正。也是好功夫,善使“镫里藏身枪”。主持赛事的安来庚馆长跑来打招呼,要求李昆山礼让一场。所以李昆山虽然出了场,但只欣赏了一下冯子正走着矮步,曲着身,将枪抱成“下平”的姿势,而一心在底下找机会的“镫里藏身枪”,就弃权了。
  于是李昆山便以优等的资格,得到韩复渠的一方银盾,以及山东省参加全国运动会,和全国国术考试的代表权。而同去的刘竹园,未参加比赛,年轻的宋举龙不幸败落,王玉山入选为拳术组选手,同赴南京。等到了南京赛时,王玉山、冯子正都被打败了。
  尤其令李昆山难忘的,就是前述的泰安王肖云,此次也来参加山东省的比赛,更希望能到南京去夺锦标。他首先向窦来庚要求表演一下就入选。不必打了。窦来庚说:“这里没有表演的。每一个人都要打才行。”王肖云听了也并不为难,傲气凌人地参加了比赛,结果给人打了下去,不曾入围。
  同年秋天,到了南京,首先参加全国运动会。李昆山短兵组、长兵组都报了名。在短兵组中,初赛不小心。曾败了一次,然而是双淘汰,后来又打上来了。此时李昆山心中着急到了极点。住在当日的选手村——“国货陈列场”中,睡不着觉,面对着选手九块钱现大洋的精美伙食,吃不下肚。只担心如果不能夺得锦标而归的话,该如何回去面对父老乡亲?
  幸好此后数战顺利,李昆山使出了家传的“二十四式刀”,终于得了第四名。至此,才松了一口气。此刀的历史。已不能明。只知道是由一位鲁西的王来凤,传给李铭阁,再传李昆山的。此刀不是一套套路,而是二十四个单练式,要两人对劈,非常实用。本省举办国术比赛力夺短兵组的冠军于江,在赛前一月余,向李昆山求教这套刀法,尚未学完,而已得冠军。
  但是李昆山在长兵组准决赛中,却遇到了一位劲敌,就是练形意的田鸿业(曾在青岛国术馆教形意,桃李甚众。来台后,在南部课徒,卒于高雄)。田鸿业也精大枪,善使一种枪尖放低,而后把抬高的“提炉枪”,十分难斗。李昆山不敢轻进,田鸿业也翼翼小心。但比赛是限时的,裁判不许两人游斗,再三催促进攻。于是李昆山就先向前虚进一枪,两条枪杆相碰,李昆山的这一枪便刺中了田鸿业的额头犯规,双方被判夺权,双败出场。
  全国运动会之后,接着就举行全国围术考试。分为拳术、摔跤、短兵、长兵和“搏击”(就是西洋拳“BOXING"的音译,国术考试却考“搏击”也是怪事)五组,每一选手必须报名三组以上,始得参加(这也不合理极了)。
  李昆山报了拳术、短兵、长兵二组,但是赛程的安排却极不合理。常有一组甫毕,不得休息,马上又要参加另组比赛的情形。选手们因气力未复,而至冤枉败落的很多。于是李昆山在三组都打入了初赛入围以后,几经考虑。终于毅然退出了拳术和短兵二组,而一心一意想夺长兵组的冠军。
  同行绥远队中,有一位选手带了一根杆子的大枪,李昆山就每天向他借来练习。时间当然已十分紧迫了,而且李昆山的比赛经验也已多,所以尽管他家传的“二十四式枪(与前述“二十四式刀”系姊妹品,也得自王来凤,不是枪花套子,而是可单练,也可对扎的二十四下,然每一下又有连环,有变化)有二十四个动作之多,但他却每天将进、退、封、拿这几招的如何变化、如何活用练得烂熟。果然连战连胜,顺利地进入决赛。
  在决赛圈中,李昆山又遇了两位强敌。一位是河南队的选手,枪法不恶,但李昆山技高一筹,已经扎中了他好几下了。可是不知是裁判偏袒他,还是真没看见?而李昆山扎中的几枪也的确是险中。并不明显。再加上这位河南代表又拒不认输,一味缠斗。因此比赛进行得十分火爆,时间也拖延得很久。
  最后这位河南枪手不免急燥起来,犯了兵家大忌。而相反地李昆山虽心中不平,却努力镇定,静以待动,枪不轻发。终于,当对方孤注一掷,使一手“孤雁出群”,大跨右步,右手独臂将枪猛刺过来时,李昆山用枪一拨,已把扎来的独臂枪打垂在地,同时猛回一枪,将这位求胜心切的河南选手扎得倒退了好几步。李昆山问:“这回扎中了没有?”对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自己将枪丢在地上。
  冠亚军之战时,李昆山的对手是一位中央国术馆的教官,技术固然不弱,而且大得天时、地利、人和,南京的观众,无不为他加油。可是李昆山沉着应战,在同队的齐鲁健儿呐喊助威下,终于力克强敌。以始终不败的纪录,勇冠全场,夺得了长兵组的冠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昆山当年参加山东省的比赛时,无论拳术、短兵、长兵,都是不用护具的,只在短兵的藤棒,长兵的白腊杆子头上包以棉花。全国运动会时,用上了护具,而且拳术组还戴于套。但国考时则因选手反应不佳。纷纷要求,又将护具取消;(摔跤、“搏击”自有规定,未生问题)。
  李昆山得了第一,名扬全国,凯旋荣归后。因为第一任的莱阳国术馆馆长刘竹园,是个财主,热心有余,做事尚欠老练。多亏李昆山当初以教务主任的身份,支持馆务。所以此时便由馆员改选,推李昆山继任馆长。而刘竹园因也曾跟姜化龙学过螳螂拳,彼此算是同门,所以也愿意李昆山来接棒,于是李昆山便当上了莱阳国术馆的馆长之职。
  李昆…接任之后。曾招训莱阳本地乡镇的拳术教师,办了两期速成班:第一期百来人,第一二期五六十人。学员都是来自本地。及即墨、招远、牟平、海阳各地的拳术教师。课程有长拳、地功、螳螂等拳术,也附带一些兵器。当时任教的有李昆山本人,及刘竹园、王玉山、赵世亭、张中臣等人。
  民国二十三年,李昆山又任莱阳十区西南乡农学校校长。一方面教农民读书识字,一方面教以西北军的“四式枪”、“四式刀”等劈刀刺枪战术。在济南以一块三毛一把,打了四千把鬼头大刀。三月一期,三月一期地训练了许多地方武力。抗战期中,李昆山就率领着这些学员们奋战,使日本鬼子吃尽了苦头。他本人也由大队副,升任到副团长之职。
  胜利不久,因抗战而停办的莱阳国术馆,未及恢复,李昆山便随军自青岛转进,先到福建,再来台湾。
  李昆山到了台湾以后,一直居住在基隆,空闲时也私人性质地教些学生自娱。更应地方人士的邀请,正式开馆授徒,广招学生。十年来,在他门下受教的人以百计,男女老少,无不皆有。其后,李昆山因年事已高,身体不适,而将馆务结束。但是专程去向他请教的国术同道,仍是络绎不绝,而李昆山也乐意同他们一起研究。所学的东西,个人的心得,更是绝不吝啬地希望传授给下一代。因此,在他窄小简陋的居室中,也时常高朋满座,而满头白发的李昆山,不停地口讲指划,每每忘记了疲劳,和他应有的休息。
  李昆山一生忠厚、勤劳、诚实,对国术努力发扬,他老人家虽已仙逝,但尚有长子登五(已殁),克传衣钵。李登五曾存莱阳国术馆造就的人才不少,尤其喜欢将他的家传武艺,传授给青年朋友。
  李昆山在南京荣膺全国冠军时,获得当时的委员长赐赠银盾,他一生珍逾生命。抗战中。日寇搜掠,李昆山什么都烧了,就是这方银盾,他仍冒死埋在家中,舍不得毁弃。后来,又关山万里地带来了台湾。每当他抚摸着这块银盾,眉飞色舞地谈起当年事时。不仅表现出老当益壮的豪情。尤其表现出李昆山——这位一生未离开过国术的老人——在国术上真正的最高成就:不是得第一,不是夺冠军,而是代表了中国武林传统的忠义精神。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5)
71.4%
踩一下
(2)
28.6%
------分隔线----------------------------
广告赞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栏目列表
广告赞助
推荐内容
凡客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