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人 - 精品武术文化网站

武术人-精品武术文化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图文资料 >

怀念我的恩师——卢嵩高

时间:2011-11-04 12:20来源:网络 作者:王书文 点击:
我的老师卢嵩高是河南周口人,回族,从小习武,十多岁时就拜心意门第七代武术大师袁风仪为师,聪明、勇敢、好学、苦练,在明师的指点下,卢老师二十六岁时已是武艺超群,被河南周口得胜镖局聘为镖师。压镖去过河北、山东、四川等地。 旧中国世道黑暗,中原地


 

我的老师卢嵩高是河南周口人,回族,从小习武,十多岁时就拜心意门第七代武术大师袁风仪为师,聪明、勇敢、好学、苦练,在明师的指点下,卢老师二十六岁时已是武艺超群,被河南周口得胜镖局聘为镖师。压镖去过河北、山东、四川等地。

 
    旧中国世道黑暗,中原地区战乱频繁,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卢老师经人介绍从河南辗转来到上海,先是在陈公馆当过保镖,后来替陈家管理过仓库。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有几位在上海工作的河南藉回民老乡慕名前来拜师学艺。于是有李尊贤、马孝海、马义芳、庞世品、穆清澜、孙少甫、许广恩、陈信义等卢老师的第一批徒弟。结识了心意门第六代弟子中年龄最小的丁仁老师(河南桑坡人,回民,在沪从事皮货生意,住在五马路)。经人介绍知道卢老师在上海传授心意门功夫,经过多日的观察后才找到卢老师,卢老师也早就听说过这位小师爷,知道丁仁老师是买壮图师爷的小师弟,对其十分的敬重。看过卢老师的功夫后,丁老师说:我现在可以将担子卸给你了,在以后半年多的时间里,卢老师每天都到五马路回民教堂的楼上秘密跟着丁仁老师学习心意六合拳。(因为辈份不对,怕引起误会,遵丁仁老师愿,只讲是得一个姓白的老师再传。这件事的真相是卢老师在晚年才分别讲给我和杨肇基师弟。早期的师兄们只知道是得白老师再传,现在丁老师和卢老师都已过世,我觉得我有义务把这件事讲清楚,还历史一个明白。)
    随着不断的学习完善,卢老师技艺突飞猛进,功夫更上一层,成为心意门第八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卢老师起初在上海传拳的时候称:心意门,在三十年代中期才改称:心意六合拳的。第一批徒弟套路传的是《二把半》,改称为心意六合拳后才改教《四把捶》。卢老师是上海心意六合拳的开山鼻祖,一代武术大师,心意门一代宗师。
 
    旧社会回汉之间有着很深的隔阂,相互间交流很少,卢老师当时也不肯外传 ,门户守的很严,只传了少数几位回民弟子。我们有位师兄叫解兴邦,是位地下共产党员,在英租界巡捕房当教练,学过几句回语,就冒名回民,拜卢老师为师学习心意六合拳,后来有师兄弟揭发他不是回民,卢老师就问他。解师兄就如实回答:老师,我不是回民,是汉族,你看我这个汉族徒弟对你怎么样?卢老师说:你这个汉族徒弟对我很好。解师兄接着说:我们汉族人对待老师特别的尊敬,像我这样的还是一般性的。自此卢老师才肯收授汉族弟子,相信汉族弟子。我是1938年拜卢老师为师的,那年我20岁,最初我在上海是跟着王效荣老师学习武术。王效荣老师和卢老师同在人民公园教拳,又是同乡,王老师常请卢老师来指点我们。因此知道卢老师的武艺超群,功夫厉害。1938年初,我和师弟王佩,李仪华三人决心要学心意六合拳,直接找到卢老师家拜师,卢老师不肯收,后经人引见,再经过一年多的考察,才同意我们三人递贴磕头拜师。所以在卢老师的汉民徒弟中我算是顶早的了。
 
    旧社会和解放初期学习武术的人很多,跟着卢老师学习心意六合拳也很多。有单位组织十人或几十人,然后请卢老师来传授的,卢老师称之谓:社会徒弟;在公园里报名学习心意六合拳的,卢老师称之谓:马路徒弟;过去是学别的拳种或同门师兄弟的徒弟、亲友路过上海,跟着卢老师学过一段时间心意六合拳的,卢老师称之谓:过路徒弟。这些弟子统称门外弟子。唯有给老师磕过头递过贴,长时间跟随老师,深得老师信任的,卢老师称之谓:入室弟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门里徒弟。在卢教师众多的入室弟子中,首推大师兄李尊贤的功夫最好,卢老师早年常带大师兄一道出外表演,也常拿大师兄的事例来鼓励我们,常常对我们说:你们大师兄一个单把,把新买来的皮鞋底都给打断,功夫有多大。汉族弟子中数解师兄跟随卢老师的时间最长,功夫最大。七十年代,上海人掀起了学习心意六合拳高潮,许多人也是在这一时期认识了心意六合拳,并开始学习心意六合拳,这都与解师兄的辛勤传授分不开的。这时的上海人才普遍把“心意六合拳”称作“十大形”。
 
    日伪时期,有一位四川来的拳师在上海的斜桥设擂,许有重金。几日下来无人能胜。这时有位河南来的老师,姓李,叫**,回民。上擂比武,两人打几十个回合,不分上下,最后四川擂主被李老师一腿打下擂台,自此李老师在上海武术界扬了名。后听人说卢老师功夫很厉害,有“拳王”之称,很不服气。一日傍晚,找到卢老师教拳的地方,推门进来,看见卢老师正坐在客堂间的椅子上看我们练拳。进门便讲:卢嵩高,听说你的心意门很厉害,我看看怎么个厉害法?卢老师马上站起来讲:“**,你站好。”一个过步溅窜便来到一丈开外的李老师身前,接着一个挑领。只见李老师从门里摔在门外,摔出一丈来远,爬起来,满面通红,一声不响的转身就走了。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上海,去了四川。
 
    日本投降后,上海又来了许多美国兵,很是张狂。一日,我和卢老师在复兴公园锻炼完后出来,经过淮海路,就见到两个美国海军士兵边走边挥动着拳头,像是在练习拳击,吓得行人纷纷避让。卢老师看后非常的生气,对我说:“书文,你从傍边走,看我怎么教训这两个家伙”。只见卢老师还保持原样,双手插在黑长衫的袖筒里慢腾腾迎面上去,挤到二人中间,跨部一个灵动。只见两个美国兵一个倒在左边,一个倒在右边。估计连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两个人自己相撞的。要不是老师事先提醒让我注意,我也很难发现。两个美国兵倒在地上,看着这个干瘦的老头,头也不回的从他们中间走过。路上行人都纷纷侧目,不明白两个美国兵怎么了会爬在路上?
 
    解放后,上海市的各行各业十分的兴旺。练习武术的人也很多,武术协会也经常组织一些武术老师在体育馆中进行武术表演,有一次卢老师在跑马厅上台表演了一趟:四把拳。深深的吸引了台下另一位武术老师——海灯大师,他不认识卢老师,第二天便托人引荐,带着佛家的四色礼品登门拜访卢老师。卢老师也曾带着我去看望过海灯大师,当时海灯大师住在虹口区的一间阁楼里,房中没有床,休息的时候是打坐休息的。在上海期间主要传授梅花桩、长拳和器械套路,表演时常表演二指蝉的功夫,在上海有着很大的影响。此后海灯大师经常到卢老师家一边喝茶,一边讨教心意六合拳功夫。有一日,卢老师一时高兴,便想试试海灯大师的功夫,一个“猴竖蹲”站在海灯大师的身前笑着说:海灯大师,伸伸手。海灯大师笑而不答,一动不动。过去有名的拳老师轻易是不会与人动手的,怕万一有个闪失传扬出去。卢老师则不然,一生好武,喜欢与人交手。以至于有一位在上海市很有名的推手老师在介绍卢老师的时候说:这位老师是专门练打人的。
 
    二十余年来我一直跟随卢老师学艺,对待卢老师就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亲一样。卢老师也很喜欢我,公园里练好后,经常到我家或带我到山东会馆空房间单独教我,说到兴奋处,连比带打,卢老师晚年常对我说:“书文,你要好好努力下把劲,趁我现在还能教,等我‘无常了’(河南回民方言死了的意思)我还能带到棺材里不成?这门拳是古上留下来的宝贝,花钱买不到的,你要坚持传下去,不能失传,也不能乱传,我以后只是图落个名,拳不复杂,但易学,难练,更难精,拳艺非常的深奥,你要去捞,越捞越深,要勤学苦练,学到老,练到老”。
 
    卢老师是于1961年因病去世的(去世在当时的纺织医院),终年87岁。在老师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因遇到全国性自然灾害,生活很是困难,只有我们几个入室弟子还经常到卢老师家,坚持锻炼,节俭一点粮食,给老师送去,尽一份孝心。
 
    时至今日,我仍念念不忘老师对我的教诲,卢老师习武时的一招一式,就像电影一样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难以忘却。多年来我一直闭门勤修、日就月将,更感它的珍贵,不敢有一丝地懈怠。
 
 
练拳容易得艺难,灵劲上身天地翻。
六合相聚人难躲,遇人好似弓断弦。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34)
87.2%
踩一下
(5)
12.8%
------分隔线----------------------------
广告赞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栏目列表
广告赞助
推荐内容
凡客诚品